劳伦海斯22世纪古墓奇兵
以人為本,本在心;以厚為道,道在行
厚溥官網 景寧人力 百里半 尚云客 沃德邦拓展

厚溥·2018年(第一批)產學合作協同育人: 點擊查看申報指南

企業郵箱 中文 English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HOME > 新聞中心 > 內部周刊
  • 武漢厚溥企業
  • Wuhan HOPU

代表委員熱議“全面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

發布時間:2015-03-17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喊了多年的校企合作,一直都是學校熱、企業冷。究其原因,主要是國家尚未制定職業教育校企合作法律法規,省、市也普遍沒有制定相應制度,缺乏有效的引導支持政策。

 

當前在社會認識上,還存在普通教育高于或者優于職業教育的現象,這樣的社會現實下,職業教育不管怎樣發展,都難以給每個學生公平的機會,反而可能會讓部分學生產生失敗被拋棄的感覺。

 

加大教育投入,不是由教育部門說了算的事;職業院校希望有更多的辦學自主權,比如,人事招聘、師資評聘、教師工資獎金設計等,這也不是由教育部門說了算的。

 

這一次,傳統文化中讓人有些難以啟齒的馬桶蓋登堂入室,成為全國兩會這個最高級別的議事廳里的熱門話題。春節期間,國人去日本搶購馬桶蓋的消息成為社會關注熱點——先進智能的馬桶蓋得到赴日旅游的中國游客青睞,因此引發對中國制造的反思。

 

“‘全球制造大國要向全球智造強國轉變,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說,推動依靠創新形成獨特的智造技術和制造業升級路徑,呼喚適應產業發展需要的智能制造人才。產業的升級肯定需要人才的升級。與經濟轉型相伴隨的深刻產業變革,正在積蓄新的增長動力,開拓新的市場前景和職業需求,為產教融合開辟新的空間。

 

“‘馬桶蓋暴露出來的問題,給職業教育提出挑戰,更帶來了機遇,干了30多年職教,全國人大代表、周口科技職業學院院長李海燕一說起職業教育就來勁兒。

 

今年全國兩會,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旗幟鮮明地提出:全面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

 

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教育廳副廳長王康表示,形勢令人鼓舞,但是我國職業教育的發展需要進一步做好頂層設計。如果頂層設計不做好,在微觀層面永遠沒辦法實施。你折騰得再厲害,也還是教育部在唱獨角戲,只會剃頭挑子一頭熱

 

校企合作呼喚政府平臺

 

校企合作一直是職業院校的愛與痛

 

我國職業教育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企業參與不夠深入。李海燕代表說,喊了多年的校企合作,一直都是學校熱、企業冷。究其原因,主要是國家尚未制定職業教育校企合作法律法規,省、市也普遍沒有制定相應制度,缺乏有效的引導支持政策,已有政策力度小、操作難,企業走的是市場化道路,缺乏主動性、積極性,光靠呼吁是沒用的

 

她就此舉例,國有企業在繳納教育附加費的同時,其所辦職業院校既得不到生均經費、教師工資等財政撥款,也不能按照民辦學校標準收取學費,企業辦學成本壓力很大。再如,實習生報酬稅前扣除政策優惠幅度不大、適用條件過嚴、落實不到位,且未覆蓋企業參與校企合作發生的各類投入,對企業缺乏吸引力。

 

李海燕代表建議,國務院應盡快出臺《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辦法》,明確政府、行業、學校、企業、學生等各方責權利,完善相關財政、稅收、金融政策,為校企合作搭建平臺提供制度保障;支持一批教育型企業建設公共實訓基地、開展學徒制培養、校企共建技術工藝和產品開發中心,在企業辦學、校企合作方面發揮引領示范作用。

 

在她看來,德國職業教育的經驗值得借鑒。

 

在德國,企業發揮主導作用,學生先同企業簽訂學徒合同,再到相應的學校報到學習,既學到技術又有學識積淀,工作也解決了;企業既有了人才儲備隊伍,又有學校協助培訓,一舉多得。

 

一個最新的利好消息是,310日,教育部職成司司長葛道凱就職業教育公平、改革、質量有關問題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時表示,國務院提出,要發揮企業重要辦學主體作用。我們正在研究制定促進校企合作有關激勵政策,健全政府補貼、購買服務、基金獎勵、捐資激勵等制度,鼓勵行業企業通過獨資、合資、合作等形式舉辦或參與舉辦職教。

 

人才結構性失衡隱憂

 

長期以來,職教歧視定位不清的問題,更是需要多方攜手推動。

 

一個突出的現象就是,近年來,普通高校大學生史上最難畢業季年復一年,而企業急需的實用型人才高薪難尋。

 

有媒體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技工的供需缺口在2200萬人到3300萬人之間,高級技工僅占工人總數的5%左右,與發達國家高級技工40%的比例相差甚遠,國家面臨人才結構性失衡

 

李海燕代表說,當前在社會認識上,還存在普通教育高于或者優于職業教育的現象,這樣的社會現實下,職業教育不管怎樣發展,都難以給每個學生公平的機會,反而可能會讓部分學生產生失敗被拋棄的感覺,應該消除教育的身份和等級,讓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成為所有受教育者平等的選擇。

 

10年前,教育部組織的一次到德國的考察經歷讓李海燕至今難忘。

 

二戰后,雙元制職業教育成為德國經濟騰飛的秘密武器,在德國,李海燕驚奇地發現,80%的學生選擇的是去接受職業教育,國內公務員考試打破頭,在德國,技工的工資是公務員的好幾倍

 

一個細節引人深思:在德國,從事品牌家具設計的女性不少,到學校考察時,她才發現,小學五年級的課堂上,小女孩自己拆拼家具,自己感興趣的就會繼續做,在升學時,會根據自己的興趣、能力,選擇普通教育或職業教育才是健康的教育生態

 

讓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湖州市職業技術學院副院長沈琪芳感到欣喜的是,變化正在悄然發生,而高層的關注和導向也越來越明確。

 

她注意到,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加快構建以就業為導向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而此次兩會上這一提法已經強化為全面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在去年的基礎上是一個提升

 

教育不能只盯著就業,否則是非常功利和狹隘的,沈琪芳代表認為,職業教育和經濟緊密相連,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核心是要符合現代技術的發展、符合現代產業的轉型升級、符合現代社會服務的變化需求,今年的提法實則回歸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的本位。

 

這是一種科學的提法,讓職教人更加明確我們的改革方向和人才培養方向。她說。

 

政府之手如何舞動

 

職業教育是一種跨界的教育,沈琪芳代表說,它一頭連著經濟,一頭連著教育,這么一個類型的教育,單憑一個學校、一個部門抓職業教育,絕對是封閉辦學閉門造車

 

沈琪芳代表舉例說,說要加大教育投入,可這不是由教育部門說了算的事;職業院校希望有更多的辦學自主權,比如,人事招聘、師資評聘、教師的工資獎金設計等方面,然而,這也不是由教育部門說了算。所以,加快發展現代職教體系才由六部委聯合發布。

 

政府的管理方式要轉變,在她看來,政府應該從微觀管理轉向宏觀管理,管宏觀規劃和設計,管校企合作、產教融合的協調和推進,管建教育集團,以此做好組織工作,把辦職業教育的資源整合起來。

 

比如,總理要求大力發展互聯網,要線上線下都動起來,這樣,通訊技術、信息技術、電子商務等領域人才需求量大增,但是對于學校來說,根本無從知道一個地區的互聯網發展到底要發展到什么程度?最近5年、10年當地到底需要多少相應的人才?中高級人才又是怎樣一個比例結構?技術人才和管理人才又是什么樣的配比?這就需要政府多個行業部門出面協調

 

2014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劉敬民代表教科文衛體委員會發言呼吁,建立高層發展協調指導機構,實施職業教育國家戰略。他說,當前我國有必要將職業教育上升為國家戰略,由中央高層領導牽頭,匯集教育、勞保、發改、財稅等多個部門,成立綜合的發展協調指導機構,以協調各方關系,并在實踐中不斷完善法規、政策等配套措施。

 

今年的兩會上,王康委員更是建言,職業教育在國家層面應該由國務院主導,各部委都要對其所屬的行業、企業提出要求,要求它們根據本行業、本企業具體職業崗位的實際情況和發展需求,提出相關的職業人才標準。并在此基礎上,由用人單位與相關學校共同確定培育大綱、共同審定教學內容、共同開展師資隊伍建設、共同建設實訓基地、共同開展人才培育。

 

把行業企業的主動性積極性發揮起來,才能激發起千軍萬馬的局面。王康說他自己特別認同一個觀點,中國在本世紀甚至下個世紀,真正能和國外競爭的,就是我們擁有的高水平職業人才

 

劳伦海斯22世纪古墓奇兵 乐乐彩票网是真的吗 福彩3d金码和关注码 北京pk计划软件破解 足球胜负彩期推荐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今晚直播福利彩票开奖 宁夏11选五玩法 竞彩足球半全场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视频 广东福利彩36选7好彩3 pk10玩法极其中奖 玩秒速时时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