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海斯22世纪古墓奇兵
以人為本,本在心;以厚為道,道在行
厚溥官網 景寧人力 百里半 尚云客 沃德邦拓展

厚溥·2018年(第一批)產學合作協同育人: 點擊查看申報指南

企業郵箱 中文 English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HOME > 新聞中心 > 內部周刊
  • 武漢厚溥企業
  • Wuhan HOPU

職教改革:企業辦學主體探路

發布時間:2014-08-06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近日,教育部頒布了《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下稱《決定》)。《決定》中強調地方本科往應用型方向轉型,并明確提出了企業是職業教育的重要辦學主體,鼓勵多元主體組建職業教育集團。


  在職業教育改革探路的具體落實上,學者和高校人士談得最多的,是配套師資和設備的問題,即人和錢的問題。而外界普遍認為明確企業作為辦學主體,既能解決人才和就業結構性失調的問題,也能解決師資和設備等。

  明確企業辦校主體:企業擔心盈利問題


  對于企業辦學,此次《決定》中明確提到企業是職業教育的重要辦學主體,在國務院2002年、2005年發布的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中的表述則是“政府主導,依靠企業”。這份《決定》是改革開放以后第一次明確提出企業是職業教育的重要辦學主體。

  同時,《決定》提出鼓勵多元主體組建職業教育集團,鼓勵中央企業和行業龍頭企業牽頭組建職業教育集團。探索組建覆蓋全產業鏈的職業教育集團。開展多元投資主體依法共建職業教育集團的改革試點。

  企業辦學校或更為實用。“我們有些學生每天像抽鴉片一樣沒精神,看到老師就問補貼什么時候發。”內蒙古某政府辦校的高職班主任張麗說,“而對面的學生像打雞血一樣。”

  張麗所謂的“對面學校”,即當地由企業運作的一個廚師學校。張麗說,以他們市為例,企業化辦學,學生多是自主選擇去讀的,而他們是政府辦學,國家對職業教育扶持力度很大,但實際上,很多政府主辦的職校課程,跟普通高中區別不大,和企業基本沒什么接觸,學生上課積極性也不高。

  “學生最終要面向企業,進企業公司工作。職業教育領域,政府引導示范,企業也責無旁貸。企業自己知道需要什么樣的人才。”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范先佐教授分析。

  那么企業參與辦學的意愿如何?武漢一家國企的中層稱,辦學對企業來說,需要持續的高投入,盈利可能不樂觀。

  湖北省教育系統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湖北直接由企業主辦學的不太多,企業辦學積極性不高的原因,主要是學校的盈利問題。“很多人都認為學校不是營利性單位,另外辦學也是高投入的。”他表示,很多人辦學剛開始是想掙錢,往后越來越難掙錢,因為學費不可能很高,招生也越來越困難。

  武漢工程科技學院宣傳部部長唐軍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們學校由武漢眾邦德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出資開辦,公司提供學校發展所需的資金。這一種民辦高校模式主要是由企業出資,聘請公辦高校有經驗的校級領導或企業高管負責日常管理。企業出資參與學校各項建設,比如購買土地、教學實驗設備和建教學樓等,另外,企業也積極發揮自身優勢幫助學生聯系推薦實習實訓基地。

  至于企業出資辦學是否盈利。部分高校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均表示,企業辦學更多是從社會責任和辦學理想角度出發。同時也表示,辦學是高投入低盈利的投資。




  政策扶持持續加大

  “我父親退休前辦過武漢知名的職校,我也想做教育。”武漢一家物流企業的負責人跟記者強調自己的辦學理想。但是他也提到,現在還在觀望政策的階段,真正辦學一般不太掙錢,除非辦短期速效的培訓機構,或者有較好的政策扶持。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2002年和2005年的《決定》規定城市教育費附加安排用于職業教育的比例分別是不低于15%和20%。這一次則是不低于30%。這也是為何政府將有更多的財政投入助力現代職業教育發展。據統計2005到2013年,職業教育國家財政性經費達1.23萬億元。

  “不低于30%,政府支持力度挺大的。”華中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范先佐表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湖北省教育廳了解到2013年湖北省本級分別投入3500萬元和1400萬元支持高職、中職院校實習基地建設,并爭取中央和省級財政投入近20億元支持創建師范院校。

  “西方勞動力相對稀缺,企業出于人才需要,主動性強。目前我們國家需要通過減免稅收等經濟手段鼓勵企業參與校企合作,提高企業積極性。”長期研究職業教育的天津大學博士后付衛東表示。

  “不光是鼓勵和號召,要有具體的政策去激勵企業發揮主體作用。”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葛道凱在解釋《決定》時說。

  《決定》中明確提出企業接收實習生所實際發生的費用,可以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予以扣除;而對于舉辦職業學校的企業,如果符合發展規劃,那么各地可以通過政府購買的方式予以支持等政策。

  《決定》提出了要研究制定促進校企合作的有關法規。葛道凱表示,“將來立了法,我們企業參與或者是舉辦職業教育的主動性,或者是內在動力應該能夠逐步地得到釋放。”
劳伦海斯22世纪古墓奇兵 云南时时走势 bbin电子试玩 特区彩票七星彩论坛 免费彩票助赢软件 东方6+1开奖号码 福建体彩11选5中奖金额 时时彩团队送28彩金 456千炮捕鱼 全天极速时时计划 辽宁3d走势图彩经网 p5总跨度走势图 免费彩金捕鱼